敬華集粹丨丘子佩舊藏

2018-04-11      來源:本站

      丘子佩生于清光緒十八年(1892),未至及笄之年,丘子佩父母相繼染屙辭世,一夜之間成為孤兒。幸有遠嫁安慶的姨母,念及同胞情深,帶至夫家撫養。姨母一家對丘子佩視如己出,并出資供其念書求學。天資聰穎的丘子佩也不負所望,最終考入省內第一名校安徽高等學堂(今為安慶師范學院)。在這座由著名思想家、教育家嚴復擔任監督的學府里,丘子佩如饑似渴地學習語言、經濟、和軍事等多門專業知識,為他日后大展身手奠定了厚實基礎。

 

  畢業前夕,武昌首義成功。懷著對嶄新制度的美好憧憬,青年丘子佩毅然投筆從戎,開始了短暫的第一次軍旅生涯。民國十五年(1926)七月,北伐戰爭爆發,丘子佩再度被粵軍都督許嵩智的部下征召回營,擔任軍需處副處長,負責征收發放軍需物資,確保戰事無后顧之虞。之后,丘子佩隨北伐軍抵達武漢,脫去戎裝,在漢口定居下來。此后轉入政界。

 

  定居漢口期間,丘子佩結識了居正、張知本、田桐、何成浚等一眾鄂籍辛亥元老,彼此理念意趣相投,引為忘年知己,并由此成為他未來事業發展的伯樂。在居正的力薦之下,時任湖北省政府主席張知本提拔丘子佩擔任副秘書長。丘子佩深知責任重大,不分晝夜勤理市政,全力推行施政綱要,足跡遍布荊楚大地。

 

      抗戰爆發前夕,丘子佩對時局持續惡化憂心忡忡,遂痛下決心,退出政界,舉家東遷上海。雖客居滬上,但與政界要人仍往來不斷。抗戰爆發后,上海淪陷成為孤島,一身傲骨的丘子佩寧為玉碎,決不屈身投敵。經過八年的浴血奮戰,抗日戰爭終于勝利。曾經門庭冷落的丘家又車馬喧器起來,從晨至賓客絡繹,八年不見恍如隔世,各自額手相慶。

 

  1946年,國共和談再次破裂,內戰重燃烽火。在軍政界舊友的鼓動下,尤其是受到盟弟張仲萱(原湖北省主席張篤倫之弟)及劉家麟的竭力動員,丘子佩終于下定決心以競選國大代表的方式重返政界。競選之路艱難險阻,丘子佩為爭取更多勝選籌碼,加入民社黨,并委任為中央監察委員,代表民社黨參加湖北省國大代表競選,當選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。然而天有不測風云,在第二次國民大會期間,丘子佩肝病發作,經多方搶救,仍無力回天,三個月后,丘子佩不幸溘然長逝。丘子佩謝世后,親朋好友無不悲慟萬分。民社黨為丘子佩成立了由十四位政界名流組成的治喪委員會,領銜者有居正、張君勱等生前至交,各大報章也刊登訃告,堪稱備極哀榮。

 

      除棄筆從戎與投身政壇外,身居洪門,情系國運,亦是丘子佩傳奇人生的寫照。丘子佩早年曾加入著名的幫會組織洪門,他生性豪爽,為人慷慨,滿懷一腔愛國熱忱,又交友甚廣,三教九流,口碑相傳,相繼投誠,因此在洪門內很快崛起,被擁立為洪門須彌山主,與同鄉向松坡、高漢聲領導的五圣山在洪門內齊名比肩。

 

  在周旋于國民黨上層人物的同時,丘子佩在思想上也同情共產黨。西安事變后,國共實現第二次合作,丘子佩為國共雙方團結一致對日抗戰的舉動深為鼓舞。此時,中共上海地下黨組織派人聯絡丘子佩,希望他發揮聯系面廣泛的優勢,特別是在日軍和汪偽政權盤踞上海的局面下,聯合其他幫會上層人物一起,為中共抗日武裝力量深入到各個層面開展政治活動提供便利,從而起到抗戰正面力量力不能及的特殊的作用。丘子佩不惜殺頭之虞,為抗日力量做力所能及活動,實為一生具備的愛國熱情驅使,亦是一種進步政治思想之表現。

       丘子佩生前結交社會名流無數,其中多為中國近、現代史上聲名顯赫之輩,橫跨國共兩黨,亦有洪門幫會。這些故交摯友,在中國近現代史上投下巨大身影的同時,亦對丘子佩一生產生重大影響,或在迷茫時刻指點人生道路,或在重要關頭助一臂之力,從而成就了丘子佩極富傳奇色彩的精彩人生。其中尤以居正最為重要,他是影響丘子佩一生的關鍵政治人物。丘子佩生前多次感喟 :覺生(居正)為人厚道,多次承他提攜,才有今日成就

浙江十一选五奖金对照表